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 第九百七十六章 临死之前

第九百七十六章 临死之前

????在魔宗这些年轻的追随者们远远眺望着这座驿站时,天空有些水意凝结,渐渐一场薄雨洒落了下来。

????水汽空蒙,却并未遮掩住炊烟。

????相反在这样有些微冷的雨天里,炊烟更加显得天青色。

????这座驿站其实已非官家驿站,前年春里开始,当南朝在北方和北魏的战事开始吃紧,整个南朝的兵力都朝着北边倾斜,西南一带防务便有些空虚,甚至许多驿站的官员和备马也都迁往北方。

????后来中山王元英从吐谷浑和党项绕路,大军悄然直入南朝境内,也正是因为西南和西北一带的防务空虚。

????这座驿站军方在两年前便已经停止军资供给,反而是由地方上的一些富商出资,对一些来往此地的军中人士给予方便。这些富商的有些生意,便也和军方相关。

????很多能够和军方搭上线做生意的商号,也是因为平时这些不起眼的日积月累的小事。

????道观中的道人就没有驿站之中的那些杂役幸运。

????南方王朝改换新朝之后,独尊佛教,许多道人都莫名的下狱,所以这座道观在天监初年便曲终人散,一开始驿站之中的人员还将这道观之中空处用起来,来往住宿的人多时,还打扫这道观,住在道观客房之中,但两年前这驿站失去官资之后,人员也少,这道观便闭门起来,已经积了厚厚一层灰尘,杂草丛生,几乎没有什么人有兴趣踏足进去了。

????这道观的门口原本有一株老柳树,有一株海棠,这一株柳树和一株海棠都有上百年的树龄,之前红绿相映成趣,生机勃勃,但这道观失了人气,往来的人少了之后,这一株老柳和一株海棠却并未长得更好,反而因为虫豸多了的关系,饱受虫害,此时那株海棠已经枯死,那株老柳则也不再像以往那般万丝千缕,枝条都是稀稀拉拉,气息奄奄的样子。

????这一地一时的气运,便很难说。

????这处地方原本的道观的观主也根本想不到,远在建康的皇城之中换了一名皇帝,这种偏远地方的道观竟然也能受牵连,竟然也会骤然消亡。

????人生不是自己想如意便如意,不如意事,反而十有八九。

????莫名其妙的

????气运,对于一些有心回天的人而言,却往往就像明明可以煮一锅好粥,却反而因为柴火过旺了一些,锅底便熬得焦了。

????香气自然就不可能有,反而是一锅焦糊味,吃起来如同吃了满嘴的烟灰。

????韦睿和元燕看着驿站中人端上来的烙饼和烤得金黄的野兔肉,心中却是并无多少食欲。

????两人之前的意见早已达成一致,即便南朝皇帝的讨贼书已经传遍天下,但是韦睿和元燕都觉得可以和皇帝一谈,毕竟萧衍并不昏庸,只要达成一定的条件,他不会认为林意会威胁到他的皇位,也会再次认清此时南朝最为可怕的敌人是魔宗。

????然而当天下独圣的皇太后落入魔宗之手,魔宗真正的天下无敌,然而随着军方最新的军情传递,当得知太子都已经死在南広王府,韦睿和元燕便已都明白,此事已经不可调和,再也没有必要去建康。

????再怎么心情沉重而食之无味,总不能辜负这些驿站中人的好意,韦睿伸手取了一块散发着热意的烙饼在手中,但突然又心有所感,停顿下来。

????“在我们北魏,武将的科考相较于南朝太过落后,我们北魏的将领大多来自各门阀和皇室姻亲,一些骁勇善战的将领,也往往隶属于某位王爷,所以绝大多数将领在处理事情上并不会像你这么忧心,因为他们很多都只考虑利益取舍,不会忧国忧民。”

????元燕看着韦睿,有些会错了意,但终于将这数日来憋在心中的一句话讲出了口,“在我看来,若是想南朝尽可能的少些内乱,此时情形,您还不如直接和林意合作。”

????“世事不如人意,哪里有那么简单,我带你往这里来,的确是想送你去他身边,但至于我…我其实已经和陈家人约了,想要和陈家人谈一谈。只是不管如何,先要过了今日这一关。”

????韦睿看着她淡淡的笑了起来,他的眼角全是刀刻般的皱纹,嘴角却尽是苦意。

????“难道是魔宗?”元燕此时还不能感知到什么,但韦睿此时眼中的意味,却是让她骤然想到了某种可能。

????韦睿没有回应。

????他无法精准的判断修为远在他之上的修行者,此时他的感知里没有魔宗的存在,但是那些正

????在逼近的气息,其中蕴含的腐烂和死亡的味道,却只可能和魔宗有关。

????魔宗的那些部众,他在北方的边境上,并不陌生。

????“能直接逃吗?”

????元燕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韦睿摇了摇头。

????元燕不再说话。

????她的脸色有些苍白起来。

????她知道不管自己愿不愿意,今日自己和韦睿,便有可能死在这里。

????……

????马蹄声响了起来。

????冰冷的雨丝之中,急促的马蹄声只是在片刻之间,便显得清晰起来。

????“你一个人逃也逃不掉吗?”

????元燕突然难过了起来,她转头过去,看着韦睿,说道。

????她此时不知什么情绪,只是觉得一个人在临死之前,似乎充满着说话的欲望。

????“我是阵师,若论真元修为,我和魔宗相差太远,但像我这样的阵师,只要在一处地方呆的时间略长,便会拥有一定的手段。坐地成阵,阵师的力量并非纯粹以真元境界来衡量。”

????韦睿温和的看着她,说道:“而且就像我现在无法感知到魔宗在哪里一样,那个跟了你一路的人,我也无法感知到他的具体所在,只是若是这人如果比我强大一些,哪怕我们死在这里,或许也能让魔宗付出惨重的代价,或许你也能活。”

????“跟了我一路的人?”元燕完全无法理解的看着韦睿,甚至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从你第一天和我会面时,我在那个驿站,就已经感知到有人跟着你,你是北魏长公主,即便名义上逃亡,恐怕你的皇兄也不会让你轻易死去。”

????韦睿看着她,摇了摇头,道:“只是让我不能理解的是,按种种迹象来看,这人恐怕不会比你的皇兄弱…在我的认知和情报里面,北魏按理而言不可能存在这样的修行者。”

????(上一章隐晦的魔宗部众吃人违禁了...现在的约束还是挺多的,其实老派的武侠作者里面的坏人更坏,但现在就是写不了。所以只能做了点更改,现在生态环境就是这样,写起来约束太大,本身就已经很难了,书友们也记得且看且珍惜,多点包涵。)
重磅推荐: 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