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凉都还没开口,驾车的炎凉助理早已经瞪大了双眼:“蒋总!?”

????炎凉瞪一眼助理,嫌他削了自己气势,自己则慢悠悠地转头看过去,一副刚发现蒋彧南的样子:“蒋总?”

????“……”

????“怎么突然冲出来拦我的车?有事找我?”

????蒋彧南对她的拿腔拿调不予置评,转而看向炎凉的助理:“你下车。”

????助理还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却在蒋彧南阴霾的目光注视下没耐住服从的本能,乖乖下车来到蒋彧南面前。

????蒋彧南竟看也不看助理,直接一矮身坐进了空出来的驾驶室。

????“蒋总你这是……?”助理慌忙地要拉住驾驶室这边的车门。

????“喂!你!”炎凉也急得朝前座倾身而去。

????回应炎凉与助理的,是“砰”的一声关门声。

????眨眼工夫蒋彧南已经换挡加速驶离。

????助理赶紧躲到一边以免遭殃,转瞬间车子已经驶出停车场。

????车外的后照镜里,是一脸迷茫的被甩在原地的助理。车内的后照镜里,是整个哭笑不得的炎凉。

????户外不知何时已下起雨来,车子是越驶越快,车轮下的水花猛地被溅起,又淅淅沥沥的飘散下去,蒋彧南的表情越来越冷,落在玻璃窗上的淡漠侧影被雨珠切割的支离破碎。

????炎凉不得不拉住把手免得太过颠簸,声音也尽量保持平稳:“蒋总这是要带我去哪?”

????“……”

????“您和徐子青的约会结束了?”

????车子猛地刹住。

????炎凉即便抓牢了扶手,仍旧是止不住惯性往前倾,还没来得及抬头,就听到耳边不咸不淡的声音:“如果你告诉我你这么问其实是在吃我和你姐姐的醋,说不定我现在就会放你下车。”

????炎凉顿时语塞。

????她的语气她的表情……一切都武装的这么好,哪里嗅得到半点醋意?确定了这点之后,炎凉自然底气足了:“你凭什么限制我人生自由?”

????反正车已停了,炎凉说完这就要开门下车,可她的手刚碰到门把还没来得及拉开,就听到“啪”的一声——

????蒋彧南按了控制键,直接把车门落了锁。

????听着这落锁的清脆声响,炎凉一顿,徒劳的试着拉一拉门把,终是气得猛一抱起双臂,全然一副抗拒的姿态:“你到底什么意思?”

????蒋彧南与之相比,平静的可怕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你觉得我会为你们俩吃醋?”炎凉冷哼,“自作多情。”

????蒋彧南这回倒是笑了。这对炎凉来说简直就是折磨,仿佛她又成了跳梁小丑,任这个男人站在高处蔑视:“放我下车。”

????回答她的,是蒋彧南重新发动车子的动作。

????他的行驶终于不再那么暴躁,一路平稳,可这完全不足以抵消后座那位女士的浑身戾气。

????在这密闭的空间里,一切都显得闷窒,就在这时,有手机铃声响起。

????是蒋彧南的手机。

????炎凉原本扭头看着窗外的雨景,听见铃声,表情不由一顿,虽仍是抱持一副置身事外的疏离模样,但已经全神贯注的倾听蒋彧南与对方的谈话。

????密封性良好的车子隔绝了绝大部分雨声,眼里甚至能听见电话那头徐子青的声音:“谢谢你今晚开导我这么久……”

????这台词……

????炎凉可不止听徐子青说过一遍。

????爸,谢谢你开导我这么久。其实我能体谅炎凉对我的敌意的,我也没把这些东西放在心上过……

????周程,谢谢你开导我这么久。我从小就一直在别人的白眼中生活,即使他们当着我的面对我很客气,可我一直都知道,他们背地里都曾用“杂种”这个词称呼我,只有你,从来真心对我这么好……

????炎凉已经不愿再听下去,直接朝驾驶室跻身过去,伸手够着了操控盘,把车锁解了。蒋彧南原本正接着电话,一时不察间就被她得了逞。

????车子还在行驶当中,眼看她就这就要开门下车,蒋彧南已经来不及再按下车锁,情急之下丢了电话,手臂伸过去要捉她胳膊。

????她却已经快他一步开了车门。

????蒋彧南赶紧猛踩刹车,“吱”的一声,车子险险刹住,这女人却不如他预想的那样直接冲下车,而是早有预备的,杀了他个回马枪——

????重新跻身到驾驶室来,一把扯下车钥匙之后才真的冲下车。

????雨下得并不算大,却很快就迷了人的眼眸,炎凉把车钥匙丢进路过的垃圾桶之后,不管不顾地朝路边疾走。

????可就算再快,也是170几公分的个头,又穿着高跟鞋,走得哪有这180几公分高度的大男人快——

????炎凉不多时就被他追上。

????“改改脾气行不行?”

????“……”

????“就这样冲下车,不怕死?”

????炎凉当即就要回嘴,打算狠狠地奚落他一回,要不然真的不解气。可这男人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拽着她就要走。

????炎凉这回不反抗了,只冷言冷语的提醒:“我把车钥匙都丢了,你还能带我去哪?”

????显然,在两人之间的这场较量之中,蒋彧南暂时落了下风。这无异于是对权威的挑衅,蒋彧南微微一沉气,突然调转方向,拉着这女人,直接往人行道更深处走去。

????一路淋着雨,一路穿过打着伞的路人,一路承受着陌生人诧异的目光……最终,炎凉被拽进了附近的一间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