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13、离情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这个套路焉陀邑非常熟悉,不就是几年前算计北晋先皇的时候一模一样的套路么?只不过现在想要对付拓跋梁的人比当初想要对付先皇的人更多一些罢了。但焉陀邑心中却明白,这对北晋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无论多了强大的国家,频繁的更换皇帝以及皇室争斗都不会是什么好事。

????但是南宫御月显然并不在意这个,或者说他根本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对上南宫御月似笑非笑得眼神,焉陀邑却半晌都说不出话来,仿佛无论自己说什么都显得无比的虚伪。他自然知道北晋频繁皇位交替并不是一件好事,但是这两次的事情焉陀家也并不能完全置身事外不是么?

????南宫御月走到焉陀邑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大哥,有些事情你是无法改变的,既然如此何不顺其自然呢?”焉陀邑望着南宫御月,心中满是苦涩却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他从来都劝不住这个弟弟,如今自然也不能。

????长叹了口气,焉陀邑摇摇头道:“罢了,你好自为之吧。”

????南宫御月轻笑一声,漫步走了出去显然是没有将焉陀邑的话放在眼里。

????事情发生在天启,又被人为的阻断了消息,想要查清楚事情的经过自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上京皇城里却渐渐地开始流传起一些流言。说阿忽鲁被天启人所俘之后为求活命投靠了天启人,传假消息给大军,诱使数万大军死于天启平京皇城脚下。

????这个消息犹如滔天巨浪一般,飞快地席卷了整个上京。被牺牲掉的将士的家人们自然无比愤怒,其中不乏一些小贵族出身的人家。就连阿忽鲁的家人都因此受到了连累,朝堂上更有人传言,阿忽鲁家的人为了替阿忽鲁脱罪以免受他连累,将好不容易从平京讨回来的田亦轩下狱严刑拷打想要逼对方屈打成招。而被关在天牢里的田亦轩也确实是被刑讯过了,于是这番传言越发传的有鼻子有眼儿了。人们有志一同地忽略了,审讯田亦轩这件事其实是拓跋梁下得命令,而并不是阿忽鲁家的人从中作梗。

????愤怒的貊族人几乎将阿忽鲁家的府邸给团团围住,若不是拓跋梁事先让人守在了阿忽鲁家府邸外面,既是监视也是保护,只怕阿忽鲁家的人都要被这些愤怒的人们给撕了。

????拓跋梁同样也陷入了困局,愤怒的权贵和朝臣们比愤怒的百姓更不好安抚。毕竟这次被派去天启的兵马中有不少也是出身显贵的年轻子弟。原本只是想要送到军中历练以便将来建功立业,谁能想到竟然会就这么毫无意义地葬送在了天启?

????各方的权力角逐,加上也确实没有什么证据证明田亦轩撒了谎。相反的,对于阿忽鲁不利地传言却越来越厉害了,无奈之下拓跋梁只得将先将田亦轩给放了。只是他不知道,田家因为他之前明显站在阿忽鲁那一边的态度,心意也已经产生了动摇。

????田家原本就不是拓跋梁的嫡系,出了事拓跋梁第一反应是相信自己的心腹并没有错。但是同样的,也就不能要求田家会为了拓跋梁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几年的皇帝生涯或许让拓跋梁忘记了,当初田家是效忠先皇的,但是在先皇驾崩拓跋梁登基之后却也迅速该换了门庭。这样的人家,又怎么能指望他们有什么忠信可言?

????当整个上京都陷入了一片风起云涌中的时候,远在平京的楚凌确实难得的轻松。因为刚刚剿灭数万貊族兵马,神佑公主的声望一时间在整个天启都空前高涨。甚至连之前一直让许多文人诟病的监国之事也少有人会再多说什么了。不管怎么说,剿灭四万貊族兵马确实是近几十年来天启面对貊族前所未有的胜利。如果这样他们还反对的话,只怕会被天下人的唾沫给淹死。

????朝堂上下的人安分下来了,但是这一战的善后事宜却依然还要有人来做。更不用说即将举行的皇嗣过继的大典,也让楚凌没有太多的精力去关注上京的事情。反正无论上京发生什么事情,到了平京都已经是旧闻了。

????公主府里,黎澹拿着一摞厚厚的卷宗走了出去。他手中的是这次战死的将士的名录。神佑公主有意建立一套健全的阵亡将士抚恤的章程。这个原本天启军中是一直都有的,但只是简单粗暴的规定一个士兵阵亡之后给与多少抚恤金。而且这还只是名义上的,绝大部分的将士家人根本就拿不到这钱甚至会被上面的人克扣掉大半。

????黎澹自然明白自己手中这些东西的分量,如果能够成功推行,不仅对天启将士的战力和士气是一个极大的鼓舞,同样也是一件功在社稷的大事。对于公主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年纪尚轻的自己去办,黎澹心中也很是感激。想了想,黎澹决定去找几个人帮忙。

????他身后的书房里,君无欢挑眉看向门口对身边的楚凌道:“阿凌很看重这个黎澹?”

????楚凌嫣然一笑道:“他办事稳重利落,能让人放心。”虽然在这一群年轻人中,黎澹的年纪算是小的,但确实是办事最沉稳又最知道变通的。当初黎澹公子能被誉为难得一见的天才,自然是有其道理的。这世上,天才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当的。

????君无欢点点头,若有所思地道:“好好培养,大约能成为名垂史册的一代名臣。”前提是,黎澹自己往后的路不会走歪。

????楚凌侧首打量着他,道:“你也带了不少时间了,是不是该回去了?”

????君无欢有些幽怨地望着她,“阿凌这是不想看到我了么?我才回来还不到半个月,阿凌就赶我?”

????楚凌无语地望向房顶翻了个白眼,半个月很短么?对于现在的沧云城主来说,只怕半天时间都算是挤出来的吧?

????“别以为我没看到,沧云城来吹你的信这是第几封了?”楚凌问道。

????君无欢莞尔一笑,伸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靠着,道:“我看阿凌这几天心情都不太好,我不太放心。现在好了么?“

????楚凌心中一暖,轻声道:“我没什么事,不用担心。”

????君无欢笑道,”沧云城也没有什么事,阿凌也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的。素和明光又不傻,现在上京情势不明,他跟我拼个你死我活有什么好处?”楚凌挑眉,“素和明光想做什么?”君无欢道:“阿凌你猜猜看?”

????楚凌面无表情地拍开他的手道:“他想要干掉勒叶部独占漠北。”

????君无欢点头道:“阿凌果然看得清楚,勒叶部和呼阑部互为世仇已经很多年了,谁都想要干掉对方。早年因为勒叶部跟貊族人关系好,对呼阑部多有打压。素和明光的父亲就是在那个时候死的。不过这些年勒叶部内部不稳,素和明光借机强大了起来。拓跋梁也想要遏制勒叶部在塞外的势力这才选择了与呼阑部联姻。但是…如果拓跋梁根本活不长,素和明光自然也要早做打算了。”

????楚凌微微蹙眉道:“金莲公主……”

????君无欢摇摇头,表示对金莲公主的处境不感兴趣,“她是素和明光的亲妹子,无论是谁上位,只要不想跟呼阑部撕破脸,总归是不会对她如何的吧?”君无欢并不打算告诉阿凌,南宫御月和素和金莲之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君无欢有些不舍地轻叹了口气道:“等明天过继大典结束之后,我就要走了。”

????楚凌一怔,望着他俊美的容颜心中也顿生了几分不舍。君无欢见状倒是不由笑了,指尖轻触她的脸颊笑道:“阿凌这是舍不得我了?”

????楚凌倒是大方的承认,“有一点儿。”

????君无欢道:“我也舍不得阿凌。”

????楚凌道:“等我这里稳定下来了,就去沧云城看你。”朝堂上的事情,她懂得其实也并不多。治理国家真正需要的还是那些文官。只要永嘉帝还在一日,那些人想必也还能安分一些。楚凌也打算趁着这个时间尽力将一些事情解决了。因为一旦永嘉帝驾崩,她必然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在朝堂上。

????君无欢有些遗憾地道:“我要先走一趟上京。”

????楚凌蹙眉道:“上京应该不需要你插手。”

????私底下将上京的各方实力对比了一番,楚凌才惊觉拓跋梁到底有多作死。或者说,他这个皇帝到底有多么的不得人心。当然,这其中他们也贡献了不少的力量。有这些人在,君无欢确实是没有必要非得插手上京的事情。

????君无欢摇头道:“我不是为了拓跋梁。”

????楚凌略一思索顿时了然,“南宫御月?”

????君无欢道:“老头子现在都还没到。”老头子虽然为人很让人想抽他,但是答应了的事情却一向都是一言九鼎的。如果他不想来保护阿凌,就会直接开口拒绝。之所以没有拒绝,人又不来,就只能是有什么事情将他绊住了。如今这天下间,除了老头子不长眼挑衅拓跋兴业那样的绝顶高手被打残了,就只能是因为两个徒弟了。君无欢在这里好好地,自然就是因为南宫御月了。

????“我好好的,用不着老先生专程来保护。”楚凌道,“难道是…南宫御月有什么危险?”他们并没有收到这方面的消息。

????君无欢微微眯眼道:“只怕是南宫御月想要做什么危险的事情。”而且,还是会让他生气的事情。所以老头子根本就不敢跟他说,只能在暗地里盯着这个小徒弟。老头子一辈子祸害别人,临老却被自己的徒弟祸害的一刻也不能安宁,也不知道算不算是报应。

????楚凌道:“这段时间,上京皇城里只怕是不平静,你自己千万小心一些。”

????君无欢笑道:“放心,我只是去看看。不一定要露面。”看看南宫御月打算怎么作死自己,要是死不干净他可以再给添上一点土。君无欢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对了,云煦说这次想要跟我一起北上。”大家都是聪明人,君无欢等人知道的事情云煦未必会不知道。

????楚凌蹙眉想了想道:“我看云公子也无心朝堂上的事情,他若是坚持倒也不是不行。既然他想要去,那就让他去吧。顺便也让他去看看云翼。”

????君无欢不在意地点了点头,望着楚凌有些无奈地道:“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我才能真正的清闲下来。”

????楚凌笑道:“等到你想要清闲的时候。”

????君无欢莞尔一笑,道:“阿凌这么说,未免显得无情。”

????楚凌没好气地对他翻了个白眼,“长离公子这么多愁善感,也让本宫很是惊讶。”

????君无欢摇头道:“这不是多愁善感,这是离情伤人啊,阿凌。”

????“启禀公主,礼部尚书求见。”

????门外传来了侍从地禀告声,两人相视一笑都在对方眼底看到了淡淡地调侃和无奈。

????至少现在,他们谁都清闲不起来。

????就连那份离情,仿佛都不能长久。因为他们真的都太忙了啊。

????“等天下安稳了,我们便离开吧。”楚凌突然道。

????君无欢一怔,望着楚凌地眼眸中荡起了愉悦地笑意,“好啊。”